栏目导航
足坛反腐贾秀全两次行贿90万 张建强或判18年
发表时间:2019-07-10

  www.327766.com。黄俊杰、周伟新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杜允琪、刘宏伟等18人行贿、职务侵占、非法拘禁、妨害公务罪

  昨日,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公开开庭审理了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女子足球管理部原主任张建强受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和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原董事长李志民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辽宁省铁岭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7年4月至2009年10月,被告人张建强在担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足球管理中心业余部副主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综合部副主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女子足球管理部主任期间,利用管理裁判、女足工作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在裁判的选派和执裁比赛中得到关照等事项谋取利益,先后24次收受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等8个足球俱乐部和两个省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人民币共计238万元。张建强又在2003年11月与足球裁判陆俊通谋,在执裁比赛中对上海申花SVA文广足球俱乐部给予关照,收受该俱乐部人民币70万元与陆俊平分。案发后,张建强受贿总额273万元,上缴赃款260.95万元。

  2003年9月、11月,被告人李志民利用担任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四川冠城、上海申花等足球俱乐部所属足球队在当年保级、夺冠等事项谋取利益,先后两次收受上述俱乐部人民币共计250万元。案发后,李志民上缴全部赃款。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建强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告人李志民的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均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997年4月,张建强主管联赛裁判工作期间,陕西国力为得到裁判关照进入甲B,当时主教练贾秀全送给张建强40万元,此后张建强安排陈超做陕西和长春的主裁判,此后陕西升入甲B。

  1998年,陕西国力为了继续得到关照,由贾秀全送给张建强50万元,在联赛中得到照顾。

  此后渝沈之战,当时沈阳华晨为保级,由总经理章建先后送给张建强65万元,张建强安排陆俊做第四裁判,当时比赛晚开场5分钟,最后沈阳队在第92分钟进球绝杀。

  1999年,江苏舜天为获得裁判的关照,先后四次送给张建强8万元。同年,申花为在甲A获得关照,通过潘强送给张建强10万元。

  2000年,山东鲁能为感谢张建强在裁判安排方面的关照,获得1999赛季甲A和足协杯冠军,向张建强送了40万元。

  2008年2月,张建强任足协女子部主任期间,武汉方面为感谢女足世界杯、城运会期间张建强的帮助,送给张10万元。

  此后江苏华泰女足为感谢张的关照,送给张建强10万元,湖北女足为获得关照,送给张10万元。

  2009年,浙江杭州女足为感谢张建强,向张建强送给2万元。另外,张建强还参与了2003年上海德比那场著名假球的操纵。 张建强受贿总额273万元人民币,被指控两项罪名,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19日一大早,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外拉起了蓝白色的警戒线,上百名手拿话筒、肩扛“长枪短炮”的记者们簇拥在周围。

  在零下十几度的低温中,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们冒着严寒在法院门口守候。广受关注的足球假赌黑案当日即将开庭,原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成为第一个出庭受审的犯罪嫌疑人。

  8点左右,几辆亮着警灯的警车驶向法院西门,原本大多守候在正门的记者们迅速转移阵地,蜂拥而来。警车在一阵相机“咔嚓”快门声中并未停留,直接驶入了院内。

  由于法庭容纳人数有限,绝大部分记者只能在庭外等候。正门口突然一阵骚动,原来是一名男士自称是张建强的律师,因为忘记携带开庭通知书而一度被拒之门外,随后证实身份后才被门卫放行,又引发记者一通拍照。

  在十分寒冷且单调的等待中,一位脖子上系着鲜艳五星红旗图案围巾的老球迷引起了广泛注意,成为先后好几拨记者的采访对象。这位58岁的沈阳老球迷李松华从媒体得知开庭消息后,当日凌晨五点赶到铁岭,希望能够进入庭审现场旁听。未能进庭的他非常遗憾:“我看球40多年了。来了就是想进去看看,一直都很关注这事。”他说:“足球还是要从根上治理。要彻底铲除毒瘤,还要加强法律和规章制度。”

  对于这次审理,李松华表示了乐观:“中国足球的春天来了。全国都这么关注,我觉得有希望。希望不要让球迷再流泪。”他也认为,对足球腐败现象的打击要及时,“要发现一个,处理一个”。

  最后,他还举起了事先准备的两块牌子,一面写着“中国足球从此崛起”,一面写着“中国足球涅槃重生”。

  8点40分许,对张建强的庭审已经开始,大批记者仍坚持守在庭外。在漫长的等待中,老记们互相打听消息,甚至开始互相采访。

  此次足球假赌黑案审理共涉及几十名犯罪嫌疑人,备受瞩目,许多媒体为抢新闻各出奇招,并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据悉,一家电视台包了法院对面某单位的传达室作为记者休息避寒的地方,法院附近的宾馆也住满了媒体记者。在警车驶入法院时,还有摄影记者跑到附近居民楼上,居高临下拍摄,力争在第一时间拍下张建强走出警车的画面。

  轰轰烈烈的足坛反赌打黑第一审终于结束,持续了将近一整天的庭审最终并没有产生一个具体的判决结果,法庭宣布经过合议庭研究辩护人和公诉人意见后,择日再次开庭宣判。而当事人张建强也在庭审的最后陈词阶段短暂发言,希望法庭考虑他多年的工作贡献和认罪态度在量刑时予以轻判。

  上午的法庭调查阶段,主要是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经依法审查查明,1997年-2009年10月期间,被告人张建强利用任体育总局足管中心业余部副主任、足管中心综合部副主任、女子部主任兼国家队副领队等职务之便接受贿赂,共计受贿273万元。对公诉书中所提出的事实,张建强均表示认可。

  经过午休之后,法庭进入当庭辩论阶段,据称,辩论进行得十分激烈。虽然张建强本人对公诉人所陈述事实都没有提出异议,但他的律师还是试图为其进行无罪辩护,对于张建强所犯受贿罪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认定,成为法庭辩论的焦点。

  在庭审最后的结案陈词时间,一直没有过多发表意见的当事人张建强也简短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向法庭表示,希望法庭考虑他从事足球工作多年,并且在从事女足工作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和贡献,同时也考虑他在主动退回赃款认罪态度良好的情况,在具体量刑时能够从轻处罚。

  最后,法官宣布庭审结束,此案并没有当庭宣判。法官表示,合议庭在认真研究公诉方与辩护人意见后,择日再开庭宣判,具体日期另行通知。

  昨日,沈阳新闻台《看今天》栏目也关注了足坛扫赌案件的审判。据报道,早晨七点多刚过,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就聚满了人群,其中包括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还有自发赶来的球迷。今天是中国足球持续两年之久的扫赌大案审判的日子,第一个出庭受审的是原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张建强。

  昨日下午2点40分,法院宣布休庭,当庭未予宣判。律师表示尽管法庭没有当即宣判,但是刑期估计在18年左右。记者采访了律师丁少云,律师分析道:“今天张建强的案件里面同时涉及到两项受贿罪,一项是非国家公务人员受贿,另一项是受贿,国家公务人员受贿如果金额超过10万元那么刑期就应该在10年以上,从他这个200多万元来看刑期应该在18年左右。”除了张建强,备受关注的还有足协高层南勇、杨一民,律师分析他们面临的刑期估计在10年左右。

  随着足坛反赌案的开审,越来越多的真相暴露在大家面前。想想国力队竟然是靠打点裁判冲上甲B的,想想陕西职业足球的拓荒者李志民竟然是假球的掮客,这更加令曾经为国力而血脉喷张的三秦球迷多了一份唏嘘。

  对于将足坛搅得天黑水浑的张建强、李志民们,法律已经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作为旁观者再大加鞭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整个足球圈应该深思的是,该从中汲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1998年时任红岩队主教练陈亦明在一场争议比赛后,曾经答应央视要说出中国足球黑幕,在受到足协“不要破坏足球改革成果”的警告后,陈亦明最终却只面对镜头留下一句意味悠长的“一切尽在不言中”。1999年的渝沈之案如和尚头上的虱子,可中国足协组成庞大的调查团调查后却不了了之。2001年的甲B五鼠案后,绿城老板宋卫平甚至递交了一份证据确凿的黑哨名单,却被当时的足协掌门人阎世铎内部解决尽管早就有司法介入足球的呼声,但中国足协却一直以“家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导致的结果便是中国足球在假赌黑的泥潭中愈陷愈深,足协官员、裁判、俱乐部官员、教练、球员、裁判都深陷其中。

  与足协“家法”导致假赌黑愈演愈烈相反,自从司法介入后,一个个曾经在足坛浑水摸鱼者纷纷落网,一度看似不可救药的假赌黑得到沉重打击。从2009年10月原广东雄鹰俱乐部钟国健被警方带走至今,不过短短两年时间,中国足球联赛气象便得到大大改观。

  足协“家法”历时十余年将假赌黑的小病几乎治成绝症,司法介入仅两年便让气若游丝的职业联赛焕发朝气。这,也正是足坛反赌案留给中国足协的真正财富:只有依靠司法而不是家法,才能真正使联赛在健康的土壤中成长。

  对于张建强、李志民们我们除了斥责之外,更应该想想,是什么让满怀足球热情的他们走上了歪门邪道?难道没有足协“家法”近乎纵容的原因吗?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